大家都知道,最近毒药君在忙着参加海南国际电影节。

除了看影展、参加各种活动外,院线电影也是一点没落下。

从这个周末开始,年尾贺岁片大战也正式开始了。

而第一时间映入毒药君眼睛的不是别的片子,正是今年的戛纳华语片独苗――

南方车站的聚会

The Wild Goose Lake

作为今年唯一入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华语片,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(以下简称《南方车站》)从上半年开始就一直备受影迷关注。

导演刁亦男的上一部作品《白日焰火》,获得了柏林电影节金熊奖。

同时,本片的演员阵容也颇为亮眼,胡歌、桂纶镁、廖凡、万茜、黄觉

可以说从质量到制作班底,都很大程度上为影片自带一份底气。

这几年,在戛纳亮相的华语电影在国内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。

去年贾樟柯的《江湖儿女》毕赣的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,凭借着话题性的制造,最终让这两部文艺片都取得了过亿的票房成绩。

且不说观众从心里有没有真正接受它,但从多元化的角度来说,的确也让国产文艺片得到了较好的推广。

江湖儿女

事实证明,有胡歌这样的话题演员加盟,也的确为《南方车站》增添了不少人气。

上映两天,在多部好莱坞大片的挤压下,该片票房破亿。

对于一部文艺气质颇浓的犯罪黑色电影来说,已经是很不错的成绩了。

说到黑色电影(法语:Film noir),许多影迷听过但是可能没有细致了解过。

严格意义上来讲,黑色电影不是指一种类型,而是电影界用语,主要指归属在侦探片或犯罪片中的一种特殊电影风格。

早期黑色电影带有明显的影像美学,影片的画面都以“暗调高反差布光”为特点,弗里茨・朗的《M是凶手》,比利・怀尔德的《日落大道》都是著名的黑色电影。

除了影像特点,在故事类型上,黑色电影多以悬疑、犯罪、刑侦为主。

而故事背景则放在罪恶丛生的底层社会,主人公都是在法律和道德边缘挣扎的叛逆人物。

代表的作品有罗曼・波兰斯基的《唐人街》,和今年上映的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》。

唐人街

比起不停反转,案件一波三折的悬疑片来说,《南方车站》的剧情并不算离奇。

故事背景发生在2009年,湖北某县城中,周泽农(胡歌饰)是一个摩托车盗窃团伙的小头目。

由于利益纠纷,盗窃团伙中的帮派发生冲突。

在一次敌对势力的设计中,周泽农被暗算,逃跑时意外射杀了两名警察,因此被全城通缉。

周泽农逃至三不管地带的野鹅湖,警方发出了30万的悬赏通知。

他知道自己无路可走,于是决定让妻子杨淑俊(万茜饰)举报自己,把30万赏金留给对方。

而在车站碰面时,却等来了不相识的陪泳女刘爱爱(桂纶镁饰)。

他们一边摆脱警察刘队(廖凡饰)的追捕,一边围绕着赏金问题,展开了多方的欺骗和阴谋。

片名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中的“聚会”,在影片中多次出现。

比如刚开场的小偷聚会,警察布置抓捕时的聚会,工厂里工人的聚会,还有筒子楼里闲杂居民的聚会。

虽然影片主要的故事点围绕周泽农的逃亡过程展开,但是通过“聚会”这一意象,铺开了底层人物的生活群像

在导演的表达层面,刁亦男想折射关于底层边缘人群的生存现状。

但是这样的想法,在影片中都是浮光掠影式的存在。

有些地方甚至有些刻意――比如在湖边的猎奇剧场。

这也使得影片的整体观影,都有着一种飘忽不实的感觉。

而这些篇幅如果能够用到刻画周泽农的内心世界,则会为角色带来更立体的形象。

当然,影片具备的这种气质,是缺点,同样也是优点

早在今年戛纳电影节展映的时候,不少人都称赞《南方车站》有着区别于其他国产片的独特电影美学。

如果说刁亦男的《白日烟火》散发着东北凋敝而凌冽的绝望感。

那么在《南方车站》中,则带有南方潮湿中迷乱的氛围。

影片运用了许多霓虹光,来衬托出野鹅湖这样城中村的隔离感和魔幻感,同时也呼应出了逃犯周泽农内心的处境。

从打灯和色彩的运用来看,《南方车站》和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还有点神似。

伴随着影片慢节奏的叙事,观众甚至还能够在这样黑暗的故事中,感受到一丝浪漫的气息

几场枪战暴力戏份中,影片单凭光影的运用,用留白手法展现了追捕+枪战的全过程。

期间,人物动作的编排,环境音的运用,甚至一些剪辑的节奏,都颇有上世纪古典武侠片的感觉。

当影片直接展现暴力时,又贡献出了近几年来银幕上最大尺度的血腥镜头(就不放图了)。

根据在戛纳观影的观众确认,影片在大陆的公映版本中有多处删改痕迹

但即使这样,《南方车站》还是呈现出国产片难得一见的暴力美学

特别是在房间斗殴时,一把伞穿过人的身体,撑开的瞬间血水洒在伞上。

听说这一幕出现时,直接把当时同在戛纳的“鬼才导演”昆汀看嗨了。

在后来的采访中,昆汀也难掩对《南方车站》的喜爱之情,不忘连连称赞。

当然,影片还有一场颇有韵味的情欲戏

没有直接露肉,凭借特写的手和演员的喘息声,这场戏变得十分有张力。

这段以后,人物的动作以及表情,还有台词,都对人物的性格和行为有着重要的阐释作用。

从各个角度来看,《南方车站》就是一部典型的作者电影

虽然它很独特,但还到不到被吹爆的地步。

从导演刁亦男个人出发,《南方城站》让他的导演风格已经初步成型

但是由于电影的结构比较散,导致观众观看时也只能单独拿出某个桥段来欣赏。

电影的口碑无论是专业性上的称赞,还是大众评价的乏味。

单从票房表现力来看,这也是作者电影在国内市场中的又一次进步。

对于胡歌来说,《南方车站》的表演谈不上特别出彩,但也说不上什么类型突破

只不过这一次,他终于迎来了一部拿得出门面的电影作品。

至于《你好,之华》和《攀登者》,我看……

还是算了吧。

P.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