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序言】

2019,互联网圈纷繁复杂……

流量红利殆尽,私域跑马圈地。

决战脱贫之年,下沉市场发力。

MCN崛起,一条龙式服务。

直播撞上电商,网红带货给力。

KOL老矣,KOC正起。

躲得了裁员,却躲不过996。

全民记录Vlog,你也别OUT。

5G时代揭幕,新兴科技颠覆。

广电报业融合,媒体正在破壁。

细数圈内黑话,汇编此文以注。

――――――

私域流量

如果问2019年互联网圈最热的词汇是什么,那一定非“私域流量”莫属。

顾名思义,私域流量即私有的流量,品牌或个人自主拥有的、可以自由控制、持续反复利用的免费流量。

翻译成大白话就是,那群你可以反复“骚扰”、反复推销安利的人。

私域流量常见的呈现形式是个人微信号、微信社群、小程序或自主APP。

与私域流量对应的,则是公域流量(或者叫平台流量),即大平台上的公共流量,如百度、淘宝、信息流广告等,如果要用,得花钱购买。

如果说大江大海是公域流量,那么自家的鱼塘就是私域流量。

私域流量出现的背景,是互联网流量红利逐渐消失,获客成本越来越高。

越来越多的自媒体开始打造自己的微信社群,越来越多的商家也开始注重会员数据库的积累。

然而,很多人以为,私域流量=狂加好友+群发广告。只能说,这依然是微商模式――收割逻辑。

健康持续的私域流量,一定是基于信任的经营逻辑。经营越用心,信任越坚实,流量价值就越高。

KOC

一篇题为《KOL老矣,KOC当兴》的文章刷屏,让大家认识到一个新词“KOC”。

KOC的英文全称为“Key Opinion Consumer”,即“关键消费领袖”。一般指能影响自己的朋友、粉丝、产生消费行为的消费者领袖。

虽然KOC看起来很像KOL,但二者并不相同。

如果把营销传播链条视作一个金字塔,那么KOL位于头部,普通消费者位于底部,而KOC就处在中间的腰部。

头部的KOL,通常是某行业或领域内的权威人士,他们分享的是专业、独到的见解。而KOC本身则是消费者,他们分享的多为亲身消费体验。

相比较之下,KOC分享的内容,虽然文案不够精致,也不甚专业,但看起来更真实,也更加贴近消费者,从而拥有一定的传播力和带货能力。

微博、小红书、抖音等平台上的带货网红,以及各种会员社群里的活跃分子,就算得上是KOC。

近年来,很多KOL的投放价格逐渐高涨,广告主们便纷纷将投放目标转向了KOC。

有网友调侃:预算2000选KOL,预算200选KOC,预算20选KFC,预算20以内选KOI……

直播电商

2019年,一个沉寂多年的行业,因为结合了电商,重新火了起来,这个行业就是直播。

事实上,直播并非新鲜事物,早在2016年,就诞生出众多直播平台,斗鱼、虎牙、花椒、一直播……那年被称为“直播元年”。

进入2019年,直播与电商碰撞,进化出“直播电商”这个新物种,也重塑了直播这个行业。

一边是直播平台纷纷上线电商业务,另一边则是电商平台纷纷砸重金投向直播。

“口红一哥”李佳琦与高晓松一起做直播

电商讲究“人货场”三要素,直播电商的成功,其根本原因是完美地重构了人货场。

传统搜索型电商,大多是目标型购物,消费者想买一样东西,搜索、比价、看评价、下单。

而直播电商,则构建了一个“线上逛街”的场景:热闹的直播间就是繁华的商场,贴心的主播则扮演了线下导购的角色,更不用说直播电商还兼备秒杀、抢购、优惠券等对标线下商场的活动。

直播电商之火,除了带货,还催生了诸多政务宣传的玩法。

商河县副县长王帅,是一名80后博士

2019年12月25日,山东商河县副县长王帅,在直播间为该县土特产扒鸡吆喝卖货,两天时间卖出了上千只扒鸡。

据统计,像王帅这样的县长,全国已有近百位。他们通过直播,为本地农产品吆喝带货。其中多位县长成为了“网红”,被网友调侃为“被耽误的金牌销售”。

纵观整个电商的发展历程,我们的购物场景从PC到手机,从搜索到直播间,从静态图文到直播互动……随着5G时代到来,VR技术日渐成熟,直播电商或许才刚刚开始。

MCN

2019年,与直播电商共同走红的词汇,是MCN。

李佳琦、李子柒、薇娅……这些人人熟知的“网红”,其实并非孤军奋战,其背后都有一个庞大的推手团队。这些推手团队,就是MCN机构。

“口红一哥”李佳琦,背后的MCN机构是美ONE;“淘宝第一女主播”薇娅,背靠的MCN机构是杭州谦寻;获央视赞许的李子柒,则签约了MCN机构杭州微念科技。

李子柒背后的微念,曾孵化出“香喷喷的小烤鸡”等网红

MCN(Multi-Channel Network)是一个舶来概念,最初指的是内容生产者和视频平台YouTube之间的中介。

事实上,早在2016年,国内就已经出现了MCN机构,彼时的玩法主要是签约自媒体达人,以规模化的内容,换取平台流量资源。

到了2019年,MCN机构逐渐步入正轨,全链条、消费闭环、产业化成为这个阶段的关键词。

一家专业的MCN,可以实现红人的筛选孵化、内容开发、创意产出、技术支持、社群管理、平台资源对接、活动运营、版权经营、电商运营、商业化变现、以及子IP的开发等等一条龙式服务。

MCN机构的模式,大大提升了内容产业的生产效率。可以说,在某种程度上,MCN代表了内容产业的未来方向。

Vlog

2019年,你大概能频繁地听到“Vlog”这个词。

顾名思义,Vlog即video log,意为视频博客、视频日记。

不同于短视频或小视频,vlog通常有两个特点,一是时长较长,一般在10~30分钟;二是讲究真实性,无脚本、无编剧、无表演,内容多为记录自己的日常生活,更接地气。

2012年,Vlog开始在国外兴起并逐渐流行;2015年,Vlog在Youtube上井喷迎来爆发期;2017年,大量海归在中国传播Vlog。

到了2019年,仿佛在一夜之间,中国迎来了全民Vlog时代。

不会演戏的欧阳娜娜,甚至凭借Vlog圈了一大波粉

一些明星大V紧跟这一潮流,继图片和小视频后,拍摄记录自己的生活Vlog。如欧阳娜娜,通过镜头记录自己的留学生活,展现出艺人生活中真实的一面。

各大视频平台上,也涌现出各种素人Vlog,有驴友记录自己徒步南美洲的旅行,有小情侣记录二人的甜蜜日常,还有网友拍下了自己在印度贫民窟的生活经历……

市面上甚至还出现了各种Vlog专用相机及剪辑软件。

Vlog之所以能够走红,一方面,它满足了人性中的“窥私欲”。另一方面,它还给了观者们体验另一种生活的可能。

毕竟大多数人,渴望体验丰富多彩的人生,现实里却只能过着平淡如水的日子。

5G

2019年是5G元年。

10月31日,在2019年中国国际信息通信展览会上,工信部宣布:5G商用正式启动。同一天,三大运营商公布了5G商用套餐,5G开始进入我们的生活。

和以往的网络相比,5G最大的优势,就是网速极快、延迟极低。

有多快?5G网络的理论速率峰值可达10GB/s,即便是最低值,也在100MB/s以上。

新京报记者熊振曾实测,下载一款大型游戏(约1.6G),5G手机用了15秒,而4G手机的进度条才到5%,相差20倍。

5G带来的最大变化,或许将是物联网应用的普及

在5G之前,从2G到4G网络,全部都是为了服务于人与人之间的通信。而5G的到来,不仅能够服务于人与人的通信需求,更能实现“物与物”以及“人与物”之间的通信需求。

也就是说,人类第一次将“物联网”提升到和“人联网”相同的级别,甚至比“人联网”更高的级别。这意味着,人类对通信的认知,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。

人类科技领域的VR、AR、AI、远程医疗、无人驾驶、物联网等诸多新技术,都将因为5G的普及,而迎来颠覆性的改变。

996

2019年,“996”一词从年初火到了年尾。

“996”指的是一种工作制,即“早9点上班、晚9点下班、一周工作9天”。

2019年3月27日,一个名为“996ICU”的项目在GitHub上传开。程序员们揭露实行“996”的互联网公司,抵制996工作制度。

2019年4月11日,马云在阿里巴巴内部交流活动上分享时提到:“能够‘996’是修来的福报”。引发网友争议。

杭州一家名为“有赞”的企业,甚至公开宣称要实行“996”工作制,后来被举报到了杭州劳动监察部门。

要不要接受“996”,甚至成为了《奇葩说》的一道辩题

“996”频频登上热搜,引发全民热议,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国互联网行业,普遍存在的严重加班现象。

笔者在此想提醒各位老板们:不要只看到别人家的“996”,也要看看别人家的福利待遇和薪资。

人员优化

近两年,互联网行业正经历一场寒冬,从去年开始,有关互联网公司裁员的话题就不绝于耳。

据不完全统计,2019年进行了裁员的互联网公司有:京东、滴滴、ofo、科大讯飞、网易、华为、优酷、3M、美团点评、知乎、36氪……

这些公司在回应裁员的时候,说法都出奇地相似:人员优化。

而所谓“人员优化”的招数也千奇百怪:有强制996的,有锁定公司账户的,有连夜搬家的,甚至还有暴力胁迫的……

2019年11月24日,一名网易游戏前员工,发布长文《网易裁员,让保安把身患绝症的我赶出公司,我在网易亲身经历的噩梦》,控诉网易公司暴力裁员的行为。引发公众热议。

经过劳动仲裁及舆论施压,最终网易公司向这位前员工道歉,并与之达成了和解。

而华为也被曝出有员工遭遇不公正待遇:一名在华为工作超过10年的老员工,被裁员后获得赔偿,却又被公司起诉敲诈勒索,在被羁押了8个月之后,因证据不足重获自由。

网友调侃互联网公司裁员

如果深究裁员潮的背后,或许资本驱动互联网,到处跑马圈地、盲目扩张烧钱的发展模式,才是其根本原因。

下沉市场

2019年,互联网新的增长点在哪儿?很多人回答:下沉市场!

何为下沉?

下沉市场,指的是三四五线城市、县城、乡镇及广大农村地区的市场。

随着一二线网民数量趋向饱和,下沉市场逐渐成为了互联网用户增长新的驱动力。

根据QuestMobile的研究报告,我国下沉市场用户规模高达6.7亿,占总人口的54.3%。

在广大的三四五线城市及村镇地区,随着4G网络和智能手机的普及,互联网用户的增长率比我们想象的更夸张。

这些用户不仅有大量的触网时间,对手机及移动互联网的依赖度,也丝毫不亚于一二线城市。

以拼多多为代表的低价电商平台迅速崛起,就是从下沉市场切入的。

在资讯客户端领域,专攻下沉市场的趣头条,硬是在腾讯新闻、头条等巨头的眼皮底下,占得一席之地。

被很多人瞧不上的“土味”快手,通过三四五线城市的渠道下沉,吃上了小视频爆发的红利。

游戏、影视、电台以及社区等各个细分领域,都诞生了一大批专注下沉市场的APP。

2020年是脱贫攻坚年,可以预见,下沉市场仍将是重要的增长点。

融媒体

资讯客户端和微信微博吃掉了传统纸媒的市场,短视频APP正在抢占电视台的市场。地方媒体未来怎么活?

2019年,媒体行业一个重要的变化趋势,就是“融媒体”。

何为融媒体?顾名思义,就是把传统的广播、电视、报纸以及新闻网等媒体融合为一体。

融媒体并非媒体的简单相加,融的是内容和技术,合的是机构和人员。按照“中央厨房”模式运行,实现共同策划、一次采集、分类加工、多元传播。

2019年,全国上百个县成立了融媒体。

12月7日,新京报社长、党委书记宋甘澍透露:“新京报全员转型新媒体,只留11人专职办报纸”。

我们必须充分认识并且承认,微信、微博、抖音、头条……这些互联网产品,都已经是当今社会信息领域,最重要的基础设施,而非媒体的某一个传播渠道。

如果电视台依然固守传统大屏、纸媒依然固守线下发行,那么可预见的后果就是,将会死得很快。

那些故步自封的人,被时代抛弃时,连一句“再见”都听不到。

(END)

文/奇点猫